名 家 书 画 网

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,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!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!

 
在线客服

   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 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联系人:孙先生

电话:13999278552

邮箱:619360235@qq.com

新闻详情
流光容易把人抛
来源:名家书画网作者:牛牛网址:http://www7766331.com浏览数:67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流光容易把人抛


黄苗子
  记得大约五六岁,我在离开故乡广东香山(后来改名中山)前,是住在县城石歧仁厚里我们祖居的。这屋子不大,比起右邻刘家的对缝高大砖墙,真觉得有点寒碜,那还是我曾祖父留下来的。我祖父黄屺乡(一作芑香。名绍昌),在清末中过举人,当过福建总督何璟(筱宋)的幕僚,其后在广州广雅书院(当时广东的最高学府)分校教史学(相当于史学教授),最后在石歧丰山书院任山长(相当于中学校长)。屺乡公是广东大儒陈澧(兰甫)先生的高足。记得兰甫先生的《东塾集》,有《与黄绍昌书》,是和我祖父论学的信札。
  我出生时,祖父、伯父已经去世,我父亲因为是孙中山先生创办的同盟会会员,和当时袁世凯派到广东当督军的龙济光势不两立,被关进广州陆军监狱,所以我小时候很少见到我父亲。印象最深的是我家的书房。书房分两进,外面有两排酸枝椅和茶几,当中一个大铜鼓,下面红木座子支撑着,传说是“诸葛亮征蛮鼓”,其实是广西、云南一带少数民族的器物,相当于汉代的古铜器。四周是线纹及几何形图案,当中一个蹲踞着的铜虾蟆,是立雕,四旁还有四个铜耳。家里传说刮风下雨时铜鼓会嗡嗡作响,可我从未听到过。我小时每到暑天,喜欢俯伏在铜鼓上面,或趴在旁边四块大黄蜡石(英德石下支木座)的凳子上,觉得十分凉快。墙上是四幅任伯年的花鸟画,其中一幅桃花流水,上泛几只鸭子,另一幅芙蓉山石,上坐一只黑白花猫。姑妈虽然不曾念过多少书,可是在这“书香门第”的熏陶下,也会看“木鱼书”(一种广东民间流行的唱本)。她看我天天对着这四幅画出神(当然我那时只知道画得好,并不了解任伯年是何许人),起初是凭她的意思给我解说哪个是猫,哪个是小鸭等,后来索性编出四句广东话诗教我背诵,隔了许多年,我还逐字清楚地记得,诗曰:鸭仔落田“打丁趸”(音dun),猫儿上树看花林,阿婆唔食三餐饭,唱条歌仔解婆心。
  这些中山土语,必须加点注:“鸭仔”,即小鸭。“打丁趸”者,双蹼打水作声也。“唔食”,即不食,阿婆已经有三顿没吃饭了。“歌仔”,意即歌儿,唱个歌儿给阿婆解解心闷。
  任伯年一直画名甚高,这四条屏可能是祖父托人从上海求来的。但伯年先生万想不到,在他老人家逝去几十年后,竟有幼稚妇孺把他的杰作借题发挥,降低到儿童趣味的程度。可是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,任伯年的名字和作品,却较深地印入我的脑中。
  姑妈的名字,我家没有一个后辈知道,都只叫“四姑妈”。她年轻时嫁到城里钱家,离我家不算太远,丈夫很早就死去,她分了一份不多的田产,当了一辈子寡妇,住在钱宅内的一厅一房里。买个丫头叫旺喜,旺喜狡狯贪馋,姑妈对她束手无策,只是整天向她唠叨。除了拜观音菩萨之外,唯一排遣日子的是骂旺喜。因为太寂寞,有时把我领到她家住几天。我喜欢坐在她那红木圆桌底下当“大总统”。(四姑妈说,“大总统”是什么“伟人”,就叫我坐在桌子底下的“宝座”上“当”起来)。晚上临睡前,在四姑妈床上看她下了帐子,点个小方铁灯烧蚊子,蚊子一经没有玻璃那一面罩住,就在劫难逃了。四姑妈迷信观音菩萨,用纸剪几个小人,把它们用香烟缸盖子盖在观音菩萨座子底下。她拜完了观音就用小棍敲那盖子几下,有时也叫我敲,她神秘地说:“菩萨有灵”,这样一敲,坏人就倒霉,她相信袁世凯死、龙济光下台,都是她这种“禁咒术”的功效。
  大约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,四姑妈有时还到香港我们家住一个时期,以后,就再也见不到她老人家。
  仁厚里老屋的天井不大,在客厅和“神楼下房”(高踞客厅北面当中上层伸出来,供奉祖宗神位的小阁楼,叫“神楼”,下面照例是两边或一边开门,门内过道旁边的小房叫“神楼下房”,再进去就是内室了)前面,和客厅几乎很不相称。但我对这小天井特别有好感,第一是下雨时可以脱光脚丫下水放纸船;第二,左邻家有一棵老龙眼树,结果时正好垂过这天井墙头,大人们都道貌岸然,关照不许偷摘,可小孩却并不客气,瞧着大人不在,用竹竿猛打几下,甜厚多汁的龙眼,就可以大快朵颐。(附图为黄苗子书作,读者毛周林推荐)

名家书画网---艺海趣谈---流光容易把人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