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 家 书 画 网

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,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!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!

 
在线客服

   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 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联系人:孙先生

电话:13999278552

邮箱:619360235@qq.com

新闻详情
流光容易把人抛
来源:名家书画网作者:牛牛网址:http://www.7766331.com浏览数:72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流光容易把人抛

黄苗子
  外祖母对我十分喜爱,可规矩也很严。舅母始终是一副冰冷的寡妇面孔,她操持全家的家务,可经济权是外婆掌管的。二表姐是她的好助手,柴米盐油都由二表姐一手经办。我这个寄食的小亲戚,虽然给她添不了太多的麻烦,可到底是个无关紧要的外姓人。
  我从小就馋,外公一族的祠堂每年春秋两祭都给杨氏子孙分猪肉,每次的猪肉都分得不少。在外婆的指导下,舅母用香山特有的咸虾酱把烧猪肉再焖一次,这种咸虾酱焖肉可以贮存下来吃上一头半月。外婆家冬天还有一种油泡着的腊鸭屁股,这两种油香喷扑的佳肴是我小时候最欣赏的美馔,还有崖口隔田乡陆姓姨妈送来的特产蚝油,使我对外婆家的饮食大感满意。
  我和表弟读书的地方是离家不到一里路的乡立小学校,是借“杨氏大宗祠”做校址的。校长杨星垣先生是一位饱学的乡绅,和我外公、父亲都认得。教员也是县城里请来的师范毕业生。祠堂建筑高朗,光线充足,老师教学也认真。杨校长不常到我们一年级来,可是我记得他教过一次国文,是校长自己编的儿歌,前头好多句都忘干净了,只记得最后四句:中秋过了月不明,清明过了花不好;诸儿读书且趁早,莫教日后添懊恼!
  学校离家虽不到一里路,但对于一个孩子,这个天地不算小。学校的对面是一口鱼塘,方广约四五十亩,学生们要大便,就举手向老师请假,奔赴池边,走过小独木桥,在木头搭出来的茅蓬上出恭。小孩好奇,特别欣赏大便落下水中,群鱼争夺的紧张场面。可厕所的木板太宽,只为大人方便,没有为孩子设想,很容易失足落水。尽管如此,我那时对于那鱼塘的溷厕还是十分好感的,特别是在烟雨霏微的时候,风吹蓬顶,人过小桥,确实饶有诗意。鱼塘旁边有条石板小路,我每日同表弟来往四次。路边有一家大乡绅家的花园,有两种果树都是使孩子们垂涎的,一是“冬拈”(拈字读为nim),是一种小核很多的浆果,状如小石榴,味甜,有特殊香味;一是葡桃,圆形皮厚,里面有两颗大核,可摇动作响,葡桃一端有须。洗干净了去核吃皮,也很香甜。这家人家姓刘,有亲属在美国,乡下人管他们叫“金山客”。他们家还有吊式洋煤油灯、手摇留声机等等。倒霉的是园中蓄有恶狗,孩子们只要经过,就狠狠地狂吠,要想偷吃“禁果”,是不像亚当、夏娃那么容易的。
  在外婆家的一年多,是我童年最舒服最开心的一段时光,外婆家的咸虾肉和鸭屁股把我喂成个小胖子。在香港的爸爸,藤条已经“鞭长莫及’,我更无忧无虑了。我本来认识几个字,小学课本很容易记得,老师讲解也明白,他们也都喜欢我。最高兴的是学校有什么节日庆祝会,我穿着米黄色校服,戴上顶鸭舌帽,同学们喇叭铜鼓一响,我的心就嘣嘣地跳,觉得这个时刻莫名其妙地“神圣”起来。哨子一吹,队伍出发了,整齐地经过塘边,队伍像条虹,反映水际。心里乐滋滋地对着村中小孩那几百双羡慕的眼光,精神越发抖擞。“黑、黑、黑铁也,赤、赤、赤血也,昌、昌我民族是我天职也。豪、豪气万丈冲霄汉……”的军歌声跟着步伐响遍附近村子,散队回家后,叫你整夜失眠,脑子十分兴奋。
  记得场南折杏花,西郊枣熟射林鸦。
  天荒地变孤儿老,雪涕归来省外家!
  于右任先生临老时回到故乡陕西三原,写下了这首眷恋家乡的诗。回忆他小时寄养外家的生活和老人回乡的感情,我常常读了就要落泪!
  自从19岁离开香港家里以后,我就很少有机会待在南方,更不要说故乡中山了。我离开外婆家大约是10岁。那时治表弟已经习惯了上学的生活;外婆年老,家里不想让孩子给她添麻烦,我便又由我母亲领回香港读书,从此六十多年没有回去。
  “青灯有味似儿时”,儿童时代,是人一生中最纯真、最无忧、最值得留恋的时代。写完这段回忆,叫我想起宋人的两句词句: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(附图为黄苗子《闲闲地》,读者毛周林推荐)

名家书画网---艺海趣谈---流光容易把人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