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 家 书 画 网

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,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!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!

 
在线客服

   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 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联系人:孙先生

电话:13999278552

邮箱:619360235@qq.com

新闻详情
至言
来源:名家书画网作者:白雪网址:http://www.7766331.com浏览数:52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至言

   盛夏,读《傅雷谈美术》,见其中有一通1961年致刘抗的书简,洋洋洒洒五千多字。所用语言之直率、锐利、一针见血,令人惊异。这里不妨节录一段:
  “扬州八怪之所以流为江湖,一方面是只有反抗学院派的热情而没有反抗的真本领真功夫,另一方面也就是没有认识中国画用笔的三昧,未曾体会到中国画线条的特性,只取粗笔纵横驰骋一阵,自以为突破前人束缚,可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亦可说未尝梦见艺术的真天地。结果却开了一个方便之门,给后世不学无术投机取巧之人借作遮丑的幌子,前自白龙山人,后至徐悲鸿,比比皆是也——大千是另一路投机分子,一生最大本领是造假石涛,那却是顶尖儿的第一流……”
  即便是批评刘抗的作品,他也毫无掩饰:“我觉得《何所思》与《晨曦》《绿野》两条路还大可发展,可能成为你另一个面目。此外《水上人家》《街头即景》的构图都很好,前者与中国唐宋画默契……《峇里舞》也好(不过五年前看过印尼舞蹈,不大喜欢,地方色彩与特殊宗教太浓,不是universalart,我不像罗丹那样迷这种形式)。反之,《卖果者——爪哇》的线条我觉得嫌生硬,恐怕你的个性还是发展到《印度新年》一类比较中庸(以刚柔论)更成功。”
  如此直抒胸臆,是因为傅雷与刘抗二十多岁时在法国同窗过,又意气相投的缘故?
  记得十多年前,也是盛夏季节,我因参与刘海粟研究会的一些事务,与刘抗先生见过几次面。先是他来上海和苏州,随即和我们一起去蚌埠市举办刘海粟艺术研究会会员作品展。开幕式上,刘抗兴致勃勃地作了讲话,除了谈刘海粟,就是谈傅雷。很快,我又与画家张省、收藏家钱金绪(钱君匋先生的侄子)前往新加坡参加纪念钱君匋先生逝世一周年的作品回顾展,刘抗在太太、女儿的陪同下,兴致勃勃地来到乌节坊展览厅,欣赏钱老晚年的代表作,并宴请了我们。席间,我们又有机会叙谈。
  刘抗是福建永春人,也许是三十年代初曾在上海美专执教的缘故,他时不时要说几句上海话。他告诉我,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艺术大师刘海粟,另一个就是傅雷。1928年他留学法国,曾与傅雷住在巴黎郊区的同一个宿舍里,朝夕相处了三年。他们经常结伴去听贝多芬、莫扎特的交响乐,以各自文学艺术上的才华和兴趣相互影响,有不同看法时经常争论,谁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。傅雷在艺术上的许多深刻见解,常常给他带来启示。他第一次上黄山,就是和傅雷一起去的,两人身边都没有几个钱,但是被大自然的雄伟所鼓舞,精神上感到很愉快。第二次上黄山,是随老师刘海粟去的,当时海粟老人已经是第十次上黄山。
  应刘海粟先生之邀,刘抗与傅雷先后到上海美专担任教授。那时,刘抗才23岁,住在海粟先生家里,彼此好像一家人似的,感情十分融洽。由于刘抗太年轻,海粟先生担心学生不服从,专门辟出两间教室陈列他的作品,并在授课的教室牌子上加上自己的名字,成为刘海粟、刘抗共同的教室。当时,刘抗创作了一幅《西湖里湖》,颇有自我个性发挥,刘海粟给予较高的评价。从此在老师的指导下,迅速成长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刘抗回到童年时代生活的地方——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,在中化中学教书,业余时间刻苦从事风景画的创作。南洋热带的明媚风光,成为他取之不竭的题材,直到抗战胜利后,才移居新加坡。
  1952年,刘抗和陈文希、钟四宾、陈宗瑞四人利用假期之便,到风物诱人的印度尼西亚峇厘岛观光写生,深深陶醉在那世外桃源中。回国后经过一年的创作,于1953在维多利亚纪念堂举办了旅行画展。刘抗的代表作是《峇厘舞女》,身穿峇迪沙龙服装,佩带传统头饰,婀娜多姿的舞女,由迷人的建筑和雕刻作背衬,在他刀笔兼用的画布上,展示着情趣盎然的意境。峇厘旅行画展的成功,开了南洋画派之先河,奠定了刘抗等画家在新加坡美术界的地位。新加坡美术评论家说,看刘抗的画,犹如在南洋暖洋洋的海风中观看日出与日落、月升与月没,让人在一种轻松愉快中得到艺术的满足。
  谈及自己的作品,刘抗却由衷地提起傅雷,话语间充满感激之情。傅雷作为一位艺术鉴赏家,学识广博,体验深厚,见解精湛,更重要的是能鞭辟入里地判析,说得你脸红耳赤却又心服口服。那封长信,其实是刘抗给他寄赠画册引起的。傅雷一开头便批评了画册的编排与外观,不仅一连串提了八大毛病,还说复制品根本不能作为批评原作的根据。但依然凭经验说了很多意见。
 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里,陈列着刘抗逝世前捐赠的一千多件佳作,也陈列着傅雷先生用工整而又漂亮的毛笔写给他的信件。从长长的信件,我不由想起了古人的一句话:“不闻大论,则志不宏;不听至言,则心不固。”批评是艺术之花的催生剂。从事艺术的人,假如都像傅雷与刘抗这样坦荡、真诚、相重,何其好!

名家书画网---鉴赏知识---至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