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 家 书 画 网

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,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!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!

 
在线客服

   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 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
联系人:孙先生

电话:13999278552

邮箱:619360235@qq.com

新闻详情
莫忘题画
来源:名家书画网作者:牛牛网址:http://www.7766331.com浏览数:66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莫忘题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我有个习惯,随便翻看一本画集,首先要看题、看题跋,然后再看画。可现在的画集上有题跋的画太少了,画家似乎忘了题画艺术,都是画得满满实实的,看罢总觉得还差一点什么。
  中国画题跋原是中国文人画充分发挥个性的体现,文人画之前,画家是不敢在画上题字的。题与画的结合,开拓了画的容量,对画家的要求便又多了书法、诗文甚至治印这几项。这难度和深度画家毕其一生也不大可能尽善尽美,这也正是它的生命力所在。长期以来,这种形式已成了中国画的一个特色,是西洋画所不能为的。现在有人谈中国画与世界接轨问题,要把中国画的“文”去掉(也包括书法)划入另类,这时,固守的一方在现代大潮的冲击下仅提出形式美是不够了,关键是要分清这种形式是不是进步的,题画的目的是什么,它的意义何在。
  我曾写过一篇《略说题画》,举了些前人的题画句。当然,前人题画句子与画结合得妙的也并不多,有些是为形式而形式,看似是一种雅,其酸子亦在其中。真正的文人画大家题画都是切入画中又引之画外的。题与画浑然一体可增加“韵”的魅力。题原是来帮画的忙的,是显示画家智慧的又一亮点,并不仅仅是一个摆饰,若形式变成了程式,便没有了生气,此为不悟之过。然而,将题画一直废之,则又是聪明过头之举了。我爱齐白石的画,一半是因他的题趣。举一例,他有幅《雁来红》,题:“老来怕听秋声,故叶下不画蟋蟀”。我想,当时也可能有人说他这画太简单,想要求他在雁来红下再画个小虫子什么的,老先生“偷懒”自有“偷懒”的办法,他这么一题,你还有什么话说呢?这就帮了他画的忙,而且合情合理,言辞老辣,说明此画无半句废话,你去接受吧。
  画是空间艺术,题字则能把心理过程带进画中,它们的结合是和中国的哲学、人文联系在一起的,说来话长。由于观念和艺术材料的不同,西洋画尚实,尚外表的表现,即使现代派也只强调过程中的快感,更由于观念和艺术材料的不同(他们尚繁,我们尚简),若用一大串的英文字母写在涂满色的画上必然破坏画面;中国画讲虚,画面上有许多空白处,虚的东西用什么来充实呢?这就是我们不同于西方仅用眼来看画,还得用心来看画——让你去想,从笔墨中去想人文的精神,从空白处去想含藏不尽的“有”。然而,这“想”有时是需要桥梁的,这时文字的妙用正是弥补这过渡的点睛之笔。如写得好,哪怕只是几个字,便能给画生发出又一妙境。若说接轨,我想总有一天,好学的外国人会领略到中国画“虚”的境界的,但最困难的恐怕还是中国文字中深藏的含意。
  我曾问一些青年朋友对画上题字的看法,大致有三:一是也想题,但不知题什么;二是说书法功力不行,怕题了反倒露出马脚;三是说要革新传统,没有必要题字,画嘛,就是画(实际是畏难)。我说,我们的“传统”一开始画上也是不题字的,到文人画发展后,也有不题字的,这关键是胸中有无文,有无对文字、书法的认识,而对文字、书法的认识必然要去涉猎历史、哲学等。这会关系到我们画的格调!在人们大谈“风格”的时候,这格调能不重视吗?若胸中无文,画也就仅止于此了。郑板桥先生的竹子画了一辈子,怎么就画不厌呢?疏疏密密,自然是他的拿手好戏,但竹终是竹,他的用功处实际是在题跋上,如“若使循循墙下立,指云擎日待何时”是一种意思;“写取一枝青瘦竹,秋风江上作钓竿”又是一种意思;“丛篁密筱遍抽新,碎剪春愁满江绿”这又是一种意思。他把竹子人格化了,左题右题,痛快淋漓,所以越画东西越多,比之那些只会画不会题的“专家”要丰富多了。
  我并没有喧宾夺主要以文学来强加画面的意思,画家毕竟不是诗人,不是文学家,我只是羡慕那些画中有文的人,怎么同样的东西到了他们的眼里就活起来了,意义就完全不同了。亦如下棋,有的人只走死棋,有时也会赢,但强手的招数往往是看不见的。

名家书画网---学术研究---莫忘画题